世道从来不温柔

2019-01-04   作者: 自贡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米筐投资

1 2018年终于走了,就像10年前救市的那个冬天离去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差别,除了因为穷而躲过了所有坑值得回味以外,其它无牵无挂。但每个人都内心深知,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因为波澜壮阔的时代没有参与权也是卑微可怜的。 就像80年代崔健歌里唱的那样,世

  1

  2018年终于走了,就像10年前救市的那个冬天离去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差别,除了因为“穷”而躲过了所有坑值得回味以外,其它无牵无挂。但每个人都内心深知,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因为波澜壮阔的时代没有参与权也是卑微可怜的。

  就像80年代崔健歌里唱的那样,世道从来不温柔。

  深夜里,从2018年战场上刚刚活着退下来的人们,骂着命运的无常,感慨着每个人与生俱来皆韭菜的宿命。

  走的太快,太容易忘记还有慢的时候。

  接下来,拍拍身上的土,还得继续折腾。就像崔叔他爸深夜托梦告诉他的那样:“继续折腾,不能退”。

  你菌爷的好友村口大爷说:“你有限的一生里,那有什么回头路?关键叉路口错过了,就永远的错过了,而且很可能是几代人的差距”。

  被裹挟,是个只有一个选项的选择题。

  集体抬头看天,无论你是打卡上班的80、90后,还是在商海搏命的中小民企,亦或是动辄指挥上亿资金在资本市场杀进杀出基金大佬,只要站不到食物链的最顶端,终归都逃不掉被无情的收割命运。

  你个子再高,高不过自然天道。积极有为的折腾,是生命永无休止的老歌。

  时代韭菜们的苦,谁干谁知道。

  2

  刚刚过去的这一年,带给我们太多的意外、错愕,有悲有喜。

  无论是大环境,中美贸易、经济下行、铁腕去杠杆、教训影子银行,还是小环境,校外补习班一声雷、中小民企补社保惊魂、权健伪医疗崩塌、燕郊房价臀斩等等。

  2018年这一年,一幕幕时代大戏接连浮现在我们这样一个个普通人的眼前,并有了深切直观感受。我们,参与了为国买房加杠杆的壮举,也参与了金融去杆杠阵痛期所带来的“大裁员”、“钱难挣”的切身感伤。

  谁的命运不漂泊。

  深切的感受,其实就在每个普通人的身边。一个南方小城,看着一个楼盘从2015年低谷时的一万五六,涨到了2018年的三万五。上半年,还在上演摇号买房。到年底,跌价2成也卖不动了。

  因为大家确实都没钱了。

  这一年,一个普通的杭州韭菜说,厂里面60人,有13个人卷入了民间借贷、P2P暴雷。不是什么贪心入陷阱,借方都是以前资质不错的民营企业,但也说垮就垮了。意外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这里面有:

  本地的一家地产公司;

  市里卖酒的民企;

  搞旅游鞋批发的小工厂;

  专营女装批发的连锁店;

  ……

  曾经的大胆举债,都变成了今天去杠杆的人间悲剧。这一年,很多人都被教育了,原来经济的大周期下,个人和企业竞是如此渺小。

  大胆和谨慎的节奏把握,难。

  一个朋友说,实体经济确实难,都是挣白菜钱,操白粉心。人难养,税又重。每开出去100块钱的发票,纳税约23元。盈利都难,何谈发展。

  万物皆有周期,经济运行也不例外。有繁荣鼎盛时,总有衰败下行期。古往今来,历史与经济发展都印证了这一点。我们这代人,生在改革开放后,跟着祖国的繁荣步入中年。人生的前半场,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繁荣的最好见证。那么下半场呢,我们会见证什么?站在人生中点,我们想不明白。谁在一再推高房价,谁在纵容疯狂的P2P?为何看着高房价抽干了实体经济?

  也许有人会说,我没买房,也不炒股,连信用卡都不刷。可我还是焦虑、困惑。我们仿佛看见一只无形的手,摊了一张大饼,卷走了原本属于你我的那些东西。

  有些事情,领不清。

  3

  我的好友村口大爷说:2018是过往十年中,最惨的一年。但也有人说,它或许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不管怎么样,对于时代的韭菜来说,受伤的总是无一例外的。

  这是经济过冬的一年,也是人设崩塌的一年。众多人设中,塌得最让我们心生悲哀的,还是人文担当俞教授和财富教父担当的李笑来。

  俞教授说了女人们的坏话,引得一顿痛骂;李笑来在兄弟们面前道出了“韭菜们都活该被收割”的币圈博傻现状。

  真正看透的人都知道:“他们的错误是捅破了现实的遮羞布”。

  韭菜阿衰说,这一代企业家、学者,在某些方面,甚至不如广场舞大妈。他们做企业做学问,创造神话,但他们三观是残疾的,品位是恶俗的,财富和声望,挽救不了他们天生的缺陷。拍电影出自传洗白,喇嘛佛祖一起加持,都脱不去这一代成功人士的专属油腻。

  一群讨厌的食利者。

  但这个社会似乎习惯,并且包容了这种油腻。同样是40岁的大叔,没钱的姑娘们都叫他们“臭老屌丝”,有钱的统称为“多金温柔男”。

  村口大爷说:“真不是大家势利,而是大家都一个球样”。

  以至于类似于京东的大强子们,天然的就认为,这一切理所应当。大强子觉得理所应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普通民众看着,年轻人学着,媒体还替他背书着。

  真是一窝大坏蛋。

  对于所谓强者的天然尊重,渗透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这仿佛在告诉后来的年轻人,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可悲、可叹。

  4

  笔者有时候深夜静思:做企业的不行,学者不行,那些云里雾里的首席们更不行,难道是这届韭菜们不行吗?

  社会变坏,大概率每个人都是参与者。

  新的一年里,有些人必将从历史中抹去,而新的韭菜还会借着雨露、阳光和污泥不断生长,折腾着、背负着、迭代着。

  就像哲学散文家周国平在《灵魂只能独行》写下:许多人所谓的成熟,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消亡。

  人生在世,身不由己,共勉。

  • 责编:自贡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