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癌症的拦路虎,不是权健

2018-12-30   作者: 自贡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老斯基财经

怪胎权健的诞生,是董事长束昱辉亲手埋下的种子,但它能疯狂地野蛮生长,膨胀成百亿规模的怪兽,离不开社会提供的养分。 当我们喊着口号义愤填膺地去铲除它以后,如果不彻底摧毁它赖以生存的土壤,那么,一个权健倒下了,千千万万个权健又站起来了。 当患癌

战胜癌症的拦路虎,不是权健

  怪胎权健的诞生,是董事长束昱辉亲手埋下的种子,但它能疯狂地野蛮生长,膨胀成百亿规模的怪兽,离不开社会提供的养分。

  当我们喊着口号义愤填膺地去铲除它以后,如果不彻底摧毁它赖以生存的土壤,那么,一个权健倒下了,千千万万个“权健”又站起来了。

  当患癌的小周洋,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被怪兽吞噬的时候,除了揭露些骗人的保健品,告诉癌症患者们此路不通,我们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中国人对癌症的认识是被动的。

  当河南林县、江苏启东、云南个旧这些地方成规模地出现一种怪病的时候,老百姓对其一无所知。

  一开始,是身体某个部位发生肿胀疼痛,部分患者的疼痛还会出现转移,身体日渐消瘦,病人在剧痛中撒手人寰。

  没人知道这是什么病,往往是某个区域高发,某个家族高发。 这些人受困于信息孤岛内,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和他们一样的同类,这到底是一种病,还是一个诅咒。

战胜癌症的拦路虎,不是权健

  从1958年中国第一家肿瘤医院建立,在那个火热的年代旋即喊出了“让高血压低头,让肿瘤让路”的豪迈口号。

  激情归激情,现实归现实,科学的曙光始终没有照到大众身上。

  1973年初的一场高干保健会议上,当时已经身患癌症的周总理,让时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负责人的李冰介绍中国癌症的发病情况,可这位癌症医学权威能掌握的资料只有外国的统计数据。

  一个八亿人口的大国,怎么能连自己的癌症数据都没有呢?

  一声令下,科研考察团出发了。

  他们沿着太行山,调查了山西、河南、河北三个省18个县的5000万人口,走到老乡家里看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并采集土壤和植物样本带回去进行实验室分析。

  随后,这项调查又扩大到全国,最终在1979年汇编成了《中国恶性肿瘤死亡调查研究》和《中国恶性肿瘤死亡地图集》。

战胜癌症的拦路虎,不是权健

  在这份报告中,全面清晰反映了中国胃癌、食道癌、肝癌、肺癌等癌症的死亡水平和地理分布,这是中国人第一次看清楚这一绝症在这片土地上的斑斑劣迹。

  对于老百姓,这是一份散发着阎王爷生死簿气息的天书,对于专业人员,它最简单直接地揭示了患癌最大的元凶——穷。

  调查人员回忆说:“他们用树叶子、萝卜叶子腌制咸菜、酸菜,当年八九月开始腌,埋到地下,一直要吃到来年的五六月。里边含有大量的微生物,有的还长了蛆虫,人们照吃不误”。

  “江苏一些地区,老百姓常年以玉米为主食,但又没晒干,发霉了仍然吃,这里面含有大量致癌的黄曲霉毒素。”

  就这样,当时还很贫穷的中国基本摸清了癌症的情况,并初步建立了以预防为主的癌症治疗体系。作为 中国对人类健康的巨大贡献,精装版的上述两份报告经常作为礼物赠送给外国礼宾。

  迎来送往,外国友人们来的越来越多,市场经济的大门一经打开,财富的浪潮翻腾,防癌抗癌事业的重心挪了位置。

  在以前,癌症是个要消灭的病,在当下,对于一部分思想灵活的人,癌症是个产业链。

  一个正常细胞变成一个疯狂繁殖的癌细胞,要经历复杂的过程,变成肿瘤再到严重的全身扩散,也需要时间的催化。

  对于癌症,最好的办法就是多预防早发现早治疗,当它还是个小病灶的时候,可以用最少的成本取得最好的效果,一旦延误结果可能就是倾家荡产性命不保。

  预防,才是治愈癌症最好的办法。

  可事与愿违,2002年癌症高发现场防治研讨会召开时,全国60多个癌症防治基地,1/3名存实亡,1/3时断时续,1/3勉强运营。

  所以,我们现在很多患者确诊的时候病情就已经很严重,再加上医疗资源的分布不均,一旦患病,摆在病患家庭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去北京、去上海。

战胜癌症的拦路虎,不是权健

  就这样,小周洋的父亲带着年仅四岁的她,为了治好一个叫做“恶性生殖细胞瘤”的癌症,从内蒙到了北京。

  这趟旅程迎来的不是新生,而是另一条更加崎岖坎坷的路,每向前走一步,都要冒着极大的风险,一个不小心将会是万劫不复。

  中国目前平均每分钟有6个人被诊断为癌症,对这个数字最有体会的,应该是北京的医院里紧张的病床位。

  中国排名前五的肿瘤医院,北京占了两位,其中当年李冰所在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常年稳居第一,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紧随其后。这五家医院的癌症治疗手段,已经完全达到国际顶尖水平。

战胜癌症的拦路虎,不是权健

  在这里,医生们对癌症治疗技术发展烂熟于心,又有大量病患对象可供实践。当世界同行们把治癌的经验总结汇集成册的时候,这些救命的本本到了地方小医院,很有可能在抽屉里睡大觉。

  高水平吸引来了高流量。

  北大肿瘤医院80%的病人是来自北京以外,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全国各地医院的资料袋。

  在北京门诊患者的平均接待时间是5分钟,在美国这个数字是15分钟。医院周围的出租房生意火爆,外乡人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在这里短暂歇脚。

  在这些大医院里,虚弱的病人,忙碌的医生,焦急的家属构成了人间最值得同情的图景。

  围墙外,是更为荒诞的一幕。

  当绝望无助的患者家属从医院出来,很有可能会收到来自某某“抗癌止痛研究所”的小册子,上边写着“蓄积释放法治癌七大核心机密”、“想要治癌疗效好,脊柱必贴拔癌膏”。

  这和权健又有什么不同呢?

  有待完善的防治体系,快速增长的癌症患者,数量稀少的优质医院,随时准备劫道的江湖骗子,这便是我们面对的治癌困境。

  2014年3月,北京协和医学院举行了一场和医学无关的讲座,讲台上不是医学教授,而是一位格斗专家,台下的医生们急需他要带来的知识:

  如果有医闹扇你耳光,你就用手臂上坚硬有棱的尺骨格挡攻击者的手腕内侧,这里有正中神经通过,经受撞击非常容易使前臂、手腕、手掌、手指僵直酸痛,甚至可使前臂和手腕发麻。

战胜癌症的拦路虎,不是权健

  现在,我们的困境又多了一条,对医生的不信任带来的不断紧张的医患关系。

  “权健”像弹簧,你弱它就强。当我们面对癌症时自己已经千疮百孔,疲于应付时,不正是“权健们”趁虚而入的时机吗?

  小周洋走了,她得病是因为偶然,可最后被骗至死又被权健拿出来恬不知耻地宣传,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必然。即便权健倒了,还会有和它一样的癌细胞四处扩散,接着去吞噬下一个鲜活的生命。

  最后,希望大家健康饮食,多多锻炼,早睡早起。剩下的,你可以抗争,你也可以听天由命。

  • 责编:自贡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