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楼市最大悬念,是这个!

2019-01-02   作者: 自贡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刘晓博

2019年,中国楼市最大的变数是什么? 如果你看过我的专栏,就知道我之前的一个重要判断: 如果经济下行压力可控,则货币政策将基本保持滴灌,房价呈现前低后高、前冷后热的走势,涨幅有限;反之,亦反。 怎么才能实现经济下行压力基本可控?首先是中美要达成较

  2019年,中国楼市最大的变数是什么?

  如果你看过我的专栏,就知道我之前的一个重要判断:如果经济下行压力可控,则货币政策将基本保持“滴灌”,房价呈现“前低后高、前冷后热”的走势,涨幅有限;反之,亦反。

  怎么才能实现“经济下行压力基本可控”?首先是中美要达成较好的协议,其次是国内货币传导机制“疏通”成果显现,第三是没有黑天鹅事件发生。

  如果“压力较大”,会出现什么情况?“第一财经”刚刚对曾担任过“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余永定做了一个专访,从他的建议里,我们可以窥见“未来的另外一种可能”。

  余永定是对宏观经济政策影响较大的专家。他在牛津大学取得博士学位,长期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目前是学部委员。余永定曾担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因此非常熟悉货币政策的制定和决策过程。他还曾担任过“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联合国发展政策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2019年楼市最大悬念,是这个!

  在专访中,余永定的核心观点是:

  1、中国当前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扼制经济增速进一步下滑, 为此,中国有必要执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辅之以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2、中国过去40多年的经验证明, 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一切问题都会恶化, 因为大多数经济和金融问题都是以经济增速为分母的。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结构调整、经济体制改革等长期问题无从谈起。  

  3、除了增速,中国还需要保持合理的通胀率。“当前中国通胀率仅2%左右,经济增速持续下滑,这两个指标应该会让央行采取扩张性的货币政策, 以便实现更高的GDP名义增长率。”  

  4、房价、汇率不应束缚货币政策。 传统观点认为,央行为经济注入了太多流动性,这是导致房地产泡沫的元凶。但是这一观点可能只是部分正确。事实上,房价的剧烈上涨早在央行信用宽松前就出现了。目前而言,中国央行不应该仅因担忧房地产泡沫而减少货币供应量。人民币贬值也不会失控,从而触发大规模的做空压力,因为中国仍然在实行资本管理。

  

2019年楼市最大悬念,是这个!

  这里,我只节选了余永定的核心观点,如果你想看原文,可以点击本页面左下角的“阅读原文”。

  怎么看待余永定的观点?下面是我的分析。

  第一,很显然,余永定认为当前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力度都不够,他建议“加力”。

  此前高层给2019年的定调仍然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只是修订了附加的说法,比如在财政政策上提出“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在货币政策上,删除了“中性”和“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

  换句话说,高层定调的2019年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都将比2018年力度更大一些。

  余永定的建议是,如果有必要,可以把“积极的”财政政策上升为“扩张性的”,把“稳健的”的货币政策上升为“适度宽松的”。

  一般来说,财政政策分为“紧缩性的”、“中性的”和“扩张性的”;“积极的财政政策”是最近几年的新提法,大概是属于“扩张性”政策的初级阶段。

  至于货币政策,大致分为扩张性货币政策、紧缩性货币政策两大类,稳健的货币政策大致属于紧缩性的政策,但接近中性。

  由于文字表达的模糊性,所以无论怎样描述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其弹性都是非常大的。下面是2009年以来,中国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表述,以及当年广义货币M2的同比增幅:

  2009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M2同比增速27.7%

  2010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M2同比增速19.7%

  2011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M2同比增速13.6%

  2012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M2同比增速13.8%

  2013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M2同比增速13.6%

  2014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M2同比增速12.2%

  2015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M2同比增速13.3%

  2016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M2同比增速11.3%

  2017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M2同比增速8.2%

  2018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M2同比增速大约8%

  可以看出,财政政策一直没有变过。但事实上,每年的减税降费力度都不同,2019年可能是近年来力度最大的。

  当“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出现时,货币扩张可以达到每年增长27.7%,也可以是19.7%,这事实上达到了非常快的速度。而在“稳健的货币政策”下,M2的增速也可以是8%到13.8%,这个空间非常大了。

  显然很难改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提法,因为这种改变会带来强烈的“宽松暗示”,效果未必好。

  在当前官方提法下,有足够的空间操作。我之前说过,只要广义货币M2同比增速重返12%以上,经济就可以撑住。

  第二,如果M2同比增速重返12%以上,甚至更高,资产价格一定会上涨,房价也会涨。

  虽然余永定说,房价上涨跟货币供应量没有必然关系,但这种说法站不住脚。快速增长的货币和高涨的房价,是火与油的关系,会相互助长和推动。对此,央行在官方报告里做过表述。

  第三,“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一切问题都会恶化”这个说法是正确的。

  虽然我不赞成余永定“货币增速”和“房价”没有必然联系的说法,但我赞成他说的“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一切问题都会恶化”、“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结构调整、经济体制改革等长期问题无从谈起。”

  最近A股之所以在“中美协商取得进展”的背景下,再次逼近前期新低,跟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明显有关。而这种“越来越明显”,又跟政策力度不够、滞后有关。目前投资增速仍然不到6%,这意味着经济下行可能还将维持两个季度左右。

  所以,财政和货币政策需要继续发力。我的建议是:  

  本周五,或者本周日的晚上,央行就应该宣布再次全面降准。 或者在未来几天,通过MLF或者逆回购,引导货币市场利率再次走低。 最好是“全面降准”和“引导货币市场利率走低”双管齐下。

  如果2019年广义货币M2同比增速重返12%13%,房价上涨压力会大一些,尤其是一线城市、强二线城市会有上涨压力。但可以继续通过因城施策予以管控,整体上应该允许房价在2019年有高于GDP低于10%的涨幅,否则经济下行压力很难化解。  

  我认为:2019年,中国的货币政策一定会有一次“加大力度”的调整,到底怎样加,是最大的悬念。

  在汇率问题上,我的看法接近余永定。保汇率,不如保外储,外储更重要。有外汇管制在,M2同比增速重返12%甚至13%以上,也能在2019年基本稳住汇率。

  • 责编:自贡新闻网编辑部